常进说

2020-05-17 15:05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范一中说,电子能谱在高能谱段突然出现“拐折”,一定是有什么“源”影响了它。如果能够证明影响它的“源”不是已知物质,“那就很有可能是暗物质了”。

同样放在一张图上与美国费米卫星和阿尔法磁谱仪的测量结果作比较,人们不难发现,“悟空”探测的电子宇宙射线能量测量范围显著提高:它是首个在空间探测万亿电子伏特(tev)以上波段的卫星。

11月30日,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了中国首颗暗物质探测卫星“悟空”的首批成果:发现太空中的反常电子信号。图为暗物质探测卫星“悟空”效果图。

近年来,全球多个团队通过不同类型的设备持续“捉妖”,比如地上有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强子对撞机,天上有美国费米卫星。虽为后起之秀,但“悟空”不仅更“经济适用”,其电子宇宙射线能量测量范围也有显著提高,还能够最大限度地过滤掉宇宙射线的“杂音”。

中科院 供图

上天不到两年时间,“悟空”发现了100多个“奇异”电子。常进说,如果“悟空”接下来还能持续捕捉这些“奇异”的电子信号,达到科学发现要求的精度,““无论是不是暗物质,都将是一个重要的发现”。

常进团队由此有了前所未有的发现,他们直接观测到电子宇宙射线能谱在1tev处的“拐折”,以及在1.4tev处的“尖峰”。常进说,1.4tev处存在能谱精细结构,即“精确地观测到了电子数量忽然上升随后又下降的尖锐变化”,但目前掌握的数据量还不足以对其进行确认。